第4期

回头见故乡:不会消失的沙市胜利街

随着岁月的沉淀和时代的发展,它老了,慢慢沉静下来,新的高楼新的商业街取代它,长江后浪推前浪,这并不会影响它的成就和它在沙市的历史上的地位。它以它的成熟冲淡快节奏孩子们的孤独冷漠,同时又以它的宽容包容着一切新事物的发展。

  • 栏目主编:肖雨 图:关宏迈

    我虽是土生土长的荆州人,但是说实话我却不了解胜利街。我相信很多外地人和不了解的荆州的人和我一样,最开始知道它是从一些文人墨客的笔下了解到的。

  • 栏目主编:肖雨 图:关宏迈

    “在荆州,有一种沧桑叫胜利街”、“胜利街,堙没在历史的风尘里”、“如何拯救你?百年老街”等等,灰色系的照片画风加上深沉的文字风格,给人的感觉除了遗憾就是深深的遗憾。我心想:哦,一个没有被保护好的历史文化老街吧。但是看到关宏迈拍的胜利街之后,我有了重新认识它的想法。

  • 栏目主编:肖雨 图:关宏迈

    胜利街的建筑是典型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砖木结构,青石板小巷,有人住的小屋欢声笑语,没人的古楼残垣断壁杂草丛生,小城岁月的恒美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  • 栏目主编:肖雨 图:关宏迈

    就像一个故事需要发生的背景,一个角色需要性格去丰富,胜利街只有在先了解它的历史之后,才有权利去感知它,胜利街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唐宋时期或者更早。

  • 栏目主编:肖雨 图:关宏迈

    从唐代开始,沙市城镇主要在赶马台至九十埠所在的古堤街一线及其附近发展,沙市的经济活动也主要在这里展开,胜利街就始建于这“古寸金堤”上,原名“九十埠街”,因长江边上码头众多而得名。

  • 栏目主编:肖雨 图:关宏迈

    至民国这二十年间,胜利街一直是沙市的主要商业街,明清时期荆江大堤逐渐筑成,荆江大堤堤街和堤外滩街逐渐发展,胜利街成为商业各界的聚集地。

  • 栏目主编:肖雨 图:关宏迈

    1895年《马关条约》后,沙市被划为对外通商口岸,日本人来后又被称为“兴亚街”,光复后称为“中正一街”,直到解放胜利后,正式更名为胜利街。

  • 栏目主编:肖雨 图:关宏迈

    现在,现代文化慢慢进入到沙市后,这条古街也慢慢落下帷幕,新的时尚都市化的商业广场让它的身影暗淡下来。

  • 栏目主编:肖雨 图:徐傲立

    以前看到的拍的胜利街,大多都是用的暗色调,破落,历史,消失,离不开这三个关键词。选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去感受一次,也许你会用,生活,祥和,岁月静好,这些词语来形容它。

  • 栏目主编:肖雨 图:关宏迈

    骑三轮卖货的老大爷,开香火店开了几十年的大妈,还有每个场景都会出现的环卫阿姨,这是他们的家和“朋友圈”。很多文人政客对于沙市胜利街的保护和开发有不同的声音,众说纷纭。有人说沙市胜利街是沙市文化的根,目前很多城市都在将老街作为一种旅游资源开发,我们也要好好开发。但是胜利街的主体建筑多已经破坏,不少还属于省级文保单位,又不能拆除新建,老街的拆、留备受争议。

  • 栏目主编:肖雨 图:关宏迈

    我不算文人,也不是政客。我只觉得阳光下的胜利街,市井人情,熙攘群声,一切那么世俗又脱离世俗。我不觉得它是什么堙没在历史风尘里的胜利街,它就是每个人眼里心里的胜利街,它的一生就像一个人,《马关条约》给了它发展的机会,“青年时期”繁华过热闹过,成就它九十埠街的风光,随着岁月的沉淀和时代的发展,它老了,慢慢沉静下来,新的高楼新的商业街取代它,长江后浪推前浪,这并不会影响它的成就和它在沙市的历史上的地位。

  • 栏目主编:肖雨 图:关宏迈

    胜利街以它的成熟冲淡快节奏孩子们的孤独冷漠,同时又以它的宽容包容着一切新事物的发展。在过去的历史上,在未来的发展中,胜利街不会消失, 就算它不再繁华。

  • 回头见故乡:不会消失的沙市胜利街。
  • 回头见故乡:不会消失的沙市胜利街。
  • 回头见故乡:不会消失的沙市胜利街。
  • 回头见故乡:不会消失的沙市胜利街。
  • 回头见故乡:不会消失的沙市胜利街。
  • 回头见故乡:不会消失的沙市胜利街。
  • 回头见故乡:不会消失的沙市胜利街。
  • 回头见故乡:不会消失的沙市胜利街。
  • 回头见故乡:不会消失的沙市胜利街。
  • 回头见故乡:不会消失的沙市胜利街。
  • 回头见故乡:不会消失的沙市胜利街。
  • 回头见故乡:不会消失的沙市胜利街。
- / -
分享到:

雨见之不会消失的沙市胜利街